东无阿叁

没有。

我的采访◆食虾组,岳父出没注意

◆烂文

◆纯属想像

◆以我的吐槽为中心

◆吐槽居多,防雷勿看

◆可能有点好笑?

大家好,我是一个美食杂志的小编辑√

今天来到了这里来做采访。

前面有一个蓝发的恶魔先生呢,在海神城里比较难得,去采访一下吧。

“你好,先生,我是xx杂志的编辑,最近有一个活动,希望你能参与。”

我递出一份表格,对方却一脸不耐烦,也没伸手拿住。

我坚持着,带上礼貌的微笑:“如果你填完了表格可以获得一份小礼品。”

表格终于被拿过去了。

从名字开始填写,

“原来是非情式Roc先生。”

“本官不认识你你就不要随便叫本官的名字了。”第一句话真是。

“……”比较,难沟通?

出于好奇心看了看正在被填的表格。

最喜欢的食物:Loboc

不对啊,这怎么看都是个名字。

“这,这个是食物哦?非情式先生?”

“对啊。”对方看上去有点开心,“龙虾子可是非常美味的。”

美味你个头啊!那是食物吗!

忽然又转过头来,吓到了我:“有,有什么问题吗。”

“不许去打本官的虾的主意,想都别想。”

“是,是。”

毛线啊!我才不会想这种事情啊!我为啥就回答了啊。还有你那一脸的警惕是干啥啊!

接下来的一堆题目的答案全是和虾有关的食物。

我去,这个家伙完全是个变态啊!我错了,就不应该采访这个食虾狂的。

“本官填完了,礼品呢。”

我停下心里的无尽吐槽,先把表格收好,赶紧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特刊递出,却被一手打开。

他的脸刷的黑下来:“本官要的是虾!”

我去你大爷的,你怎么就觉得我的礼品是虾啊,你不怕你家那位会被你的热情吓跑吗!

出于对对方眼神的恐惧我还是支支吾吾的想要他平息下怒火:“这,这本杂志里有虾料理的。”

这家伙半信半疑的盯着我,一脸“没有你就死定了的表情”,一边迅速的翻着杂志。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少女的惊呼,和一阵沙沙的草丛震动声。

他,他却是抽了抽鼻子。

……

为啥他不是移个眼神,别个头或是动一下耳朵,

而是抽了下鼻子!?

那双通红的眼睛移向了身后的。大树?

顺着那有点兴奋的目光看去,大树后面露出了一根红色的,虾须。

没错就是虾须,看来是他的意中人了。

“小~龙~虾~”无视了我的存在,把杂志随手一扔,他走向那大树,就是那个Loboc了吧。

随着他的靠近,虾须的颤抖频率越高。

最终被他一手恶劣的抓住。

少女被迫从树后面走出来。

“非,非情式。”真是害怕的脸都白了。

那厮却露出了满足的…不不不,一脸变态的笑起来。

忍住内心犹如一万只大白鲨游过一般的吐槽冲动。

所以我现在该干啥。

去救她吗。

可我明显是个战五渣炸怎么打恶魔!

可是她看上去真的很害怕。

如果带她逃走了,我会被追杀吗?

脑里忽然响起“你是风儿,我是沙~”

不对不对。

这时一个粉色头发的微笑男人和我擦肩而过。

手里,拖着个狼牙棒……

我擦咧,画风不对呀。

狼牙棒和地面摩擦的刺耳声音证明了这不是幻觉。

那边被调戏的和调戏的都没发现。

可是,

这个男人特么不是那啥“血腥樱桃”吗?!

wocccccccccc!

我的大脑表示接受不能。

我是不是应该转职做个记者?!

不对啊。

怎样都好。

妈妈,

我特么想回家了……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