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无阿叁

嘿!你需要一个霸气高冷无敌帅的cp吗?

『纪念碑谷』同人文。渣文慎入。

今天也和平着,这个世界。


『纪念碑谷』同人文

by十叁。

黑艾达↓

人设微博来源@殇叉叉

渣文爆渣无敌渣慎入!!


天空是蓝色的,天上飞的是白色的,地上走的是白色的,建筑是白色的,衣物也是白色的。

而我却是黑色的,

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我抚了抚带着白里透紫诡异发色的头发,看着镜子里白皙的没有一点血色的手上突兀的黑色指甲,又对着镜子咧开嘴笑了笑,

真难看。

我并没有名字,那种东西对我来说大概也没有意义罢了。

除了父皇和艾达,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当然包括我那难产而死的可怜母亲。

所以他们平时以“你”来称呼我。

愚蠢的家伙,自以为神圣的怜悯我,照顾我,让我活下来,事实上这和死了也并没有两样。

不是吗。

黑色的,

就因为我是黑色的啊。

乌鸦的颜色。

无聊。


『几何篇』

白色的甲片一放上指甲盖就立刻变成了黑色,即使是这样,我还是一盒一盒的实验着。

『在吗,』是艾达的声音 ,『父皇让你去他那儿。』

我没做声。

她似乎觉得不妥,又补充了一句『从暗道过去。』就再没听见她的声音了。

我还是重复着放指甲片的动作知道黄昏的光透过深蓝的厚重窗帘撒在我身上,我才懒散地站起来推开书架,打开了密门,拿起一盏灯走了进去。

走了很久才到尽头,大概也有我的叛逆因素在里面吧,可父皇也不会因为这个为我生气。我暗暗嘲笑自己的幼稚推开了静心雕琢的白乳石大门。

壁橱里的炉火静静地烧着,不时发出“噼啪”的炸裂声,是这个房间仅有的光源。

我正面对着炉火,而父皇则背对着我,只留一个暗黑的背影。

『我命不久矣。』

他首先打破沉默。

我沉默了良久,本想咧嘴笑笑,用难听而尖锐的声音表示不屑,但他的下一句话让我僵在那里。

『王位是你姐姐继承。』

其实,没什么好惊讶的,不是吗,即便这么想着,我还是恨恨的咬紧牙关。

不是我啊。

他终于转了过来,用那双温柔的深灰眼睛注视着我好像能从灵魂把我看透。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于是有些木纳地站着。

『对不起。』

有用吗,一句对不起有用吗?!

『你说啊!!这么多年我都忍过来了!!??』

够了,我不想的。

『为什么!?』

我的嗓音意料中的尖锐而难听。

『为什么连个资格都没有啊……』

他闭上眼睛,微微仰着头,凝重的皱着眉头『对不起……』

『……』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我仰天长笑,下一秒噤了声。

『通通去死吧。』

去死吧,该死的白色。

我听见我这么说着,离开了房间。


距离加冕典礼还剩两天,按照惯例,艾达这时候应该去神圣几何区域获得幽灵的认可了。

我咧开了嘴角,哈哈。

该出发了。

这是我对你们的不满,你们对我做过这么多过分的事。

我报复一下你们应该——

不·介·意·吧?


不出所料,我站在房梁上看着我的愚蠢姐姐在幽灵去取圣水时望着那些几何出神。

愚昧的姐姐啊啊。

我打开了一个瓶子,里面的黑色气体垂直落下,环绕在艾达身边,被她吸入。

『去死吧。』

她的眼睛顿时失了神采。

『真美啊。』我重复念着这句话。

『真美 啊。』她也跟着我念叨。

『拿走吧,拿走吧,拿走吧。』我跳下房梁,从后面轻轻抱着她,耳朵凑近在她的耳边『想要吗?』

『嗯。』

『那就拿走吧。』

等到幽灵带着象征认可的圣水回来时,艾达已经带着那些重要的神圣几何走了,而我留下来对着面如土色的几何看护者解释了一番,大致意思就是——

我们的窃贼公主拿了几何跑路了。


加冕仪式已经开始,幽灵和我也刚好赶到。

幽灵义正言辞的吼『请归还神圣几何!』

可怜的公主自然还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这个可笑的仪式在众目睽睽之下马上就结束了。

我笑着透过深灰色的窗户看着。

结果幽灵将除国王与公主外的所有人变成了乌鸦作为惩罚,要知道这个国家可是十分的厌恶黑色啊。

乌鸦。

乌。

呵,呵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好了!真好!

是乌鸦啊!

乌鸦。

真是太、好、了!


于是落魄的公主离开了死寂的国度,踏上了归还几何的旅途。

而我,这里还有一个任务没完成呢。


壁炉里的火熄灭了,柴上的火星也渐渐暗淡下来。

我忍下强烈的笑意尽量用上了惋惜的语气安慰他,一边将拿着匕首的手臂移到身后。

『艾达不会这么做的。』

诶。

他转了过来直视我,尖锐的眼神要把我切开一样。

已经不在温柔了,或者。

不愿意再装作仁慈的虚假模样了吗。

恨意爆发,夹杂着些许难过,我冲着他大吼着『就因为我是黑色的吗!?』

『就因为我是黑色的!所以被囚禁了这么久!?就因为我是黑色的!你就那么喜欢白色的艾达!』

『啊啊,没错。』

就因为你是黑色的。

大脑轰的一片空白,仅有的侥幸碎成一片一片堕入深渊。

『黑色的。』

黑色的啊啊,就因为我是黑色的。

你当我想是这个颜色吗!?

咬紧牙关,握紧手里的匕首,终于下定了决心。

……

『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一脸悲哀和震惊,从嘴角泄出有些打飘的声音。像是想靠近我一样,缓缓而艰难的从那个华丽沙发上站了起来,双腿颤抖,又狼狈的侧倒在地上。

因年老而暴露了太多血管的手紧紧抓住那个匕首。

切。

我走上前,背挺的直直的,用着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他。

一脚踩上匕首,让刀刃更深入他的身体,然后向上掰骑。

不出我所料,半透明的灵魂从伤口里像烟雾一样飘散开散落在空气中。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啊,方法……』

……

愚蠢的家伙『就在你自以为善良的施舍给我的书里。』

以为自己很善良吗,愚蠢。

大概是因为死不瞑目,灵魂散尽后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我有些不悦,就合上了。

心里并没有复仇的快感,但隐隐约约有些兴奋。

不管了。

去找艾达吧。

我这么想着,再次勾起了嘴角。

等她拿到了皇冠我就可以……

创造黑色的世界了吧。




这个软件很少用,之前已经在微博上找过大大要到了授权,时隔几个月发在这里看看:D

这个软件的占空间不大,但是之前手贱卸载了就再也没能。。下载回来【sad

另外这个版本和微博的不一样,我发前修了一点地方。

最后。


毁了您的眼睛真的很对不起qwqwqwqwq


我的采访◆食虾组,岳父出没注意

◆烂文

◆纯属想像

◆以我的吐槽为中心

◆吐槽居多,防雷勿看

◆可能有点好笑?

大家好,我是一个美食杂志的小编辑√

今天来到了这里来做采访。

前面有一个蓝发的恶魔先生呢,在海神城里比较难得,去采访一下吧。

“你好,先生,我是xx杂志的编辑,最近有一个活动,希望你能参与。”

我递出一份表格,对方却一脸不耐烦,也没伸手拿住。

我坚持着,带上礼貌的微笑:“如果你填完了表格可以获得一份小礼品。”

表格终于被拿过去了。

从名字开始填写,

“原来是非情式Roc先生。”

“本官不认识你你就不要随便叫本官的名字了。”第一句话真是。

“……”比较,难沟通?

出于好奇心看了看正在被填的表格。

最喜欢的食物:Loboc

不对啊,这怎么看都是个名字。

“这,这个是食物哦?非情式先生?”

“对啊。”对方看上去有点开心,“龙虾子可是非常美味的。”

美味你个头啊!那是食物吗!

忽然又转过头来,吓到了我:“有,有什么问题吗。”

“不许去打本官的虾的主意,想都别想。”

“是,是。”

毛线啊!我才不会想这种事情啊!我为啥就回答了啊。还有你那一脸的警惕是干啥啊!

接下来的一堆题目的答案全是和虾有关的食物。

我去,这个家伙完全是个变态啊!我错了,就不应该采访这个食虾狂的。

“本官填完了,礼品呢。”

我停下心里的无尽吐槽,先把表格收好,赶紧从包里拿出一本杂志特刊递出,却被一手打开。

他的脸刷的黑下来:“本官要的是虾!”

我去你大爷的,你怎么就觉得我的礼品是虾啊,你不怕你家那位会被你的热情吓跑吗!

出于对对方眼神的恐惧我还是支支吾吾的想要他平息下怒火:“这,这本杂志里有虾料理的。”

这家伙半信半疑的盯着我,一脸“没有你就死定了的表情”,一边迅速的翻着杂志。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少女的惊呼,和一阵沙沙的草丛震动声。

他,他却是抽了抽鼻子。

……

为啥他不是移个眼神,别个头或是动一下耳朵,

而是抽了下鼻子!?

那双通红的眼睛移向了身后的。大树?

顺着那有点兴奋的目光看去,大树后面露出了一根红色的,虾须。

没错就是虾须,看来是他的意中人了。

“小~龙~虾~”无视了我的存在,把杂志随手一扔,他走向那大树,就是那个Loboc了吧。

随着他的靠近,虾须的颤抖频率越高。

最终被他一手恶劣的抓住。

少女被迫从树后面走出来。

“非,非情式。”真是害怕的脸都白了。

那厮却露出了满足的…不不不,一脸变态的笑起来。

忍住内心犹如一万只大白鲨游过一般的吐槽冲动。

所以我现在该干啥。

去救她吗。

可我明显是个战五渣炸怎么打恶魔!

可是她看上去真的很害怕。

如果带她逃走了,我会被追杀吗?

脑里忽然响起“你是风儿,我是沙~”

不对不对。

这时一个粉色头发的微笑男人和我擦肩而过。

手里,拖着个狼牙棒……

我擦咧,画风不对呀。

狼牙棒和地面摩擦的刺耳声音证明了这不是幻觉。

那边被调戏的和调戏的都没发现。

可是,

这个男人特么不是那啥“血腥樱桃”吗?!

wocccccccccc!

我的大脑表示接受不能。

我是不是应该转职做个记者?!

不对啊。

怎样都好。

妈妈,

我特么想回家了……

碎片Ⅲ 食虾组 ◇文笔不好,慎入

   ◇海囚食虾组


     ◇我不会写糖,也不会写男女卿卿我我这些的qwq「作死」


      ◇BE还是HE我也不知道啊「遭殴」


      ◇想看Lobco死掉非情式会怎么样很久了「遭殴」


      ◇文笔渣渣,请带好墨镜「然并卵」


     ◇个人不是很了解Aom,Aom的酒量是在另一个大大的世界观里看见的「die」


  每天,非情式都在海神城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右手还拿着一个空酒瓶。大概是想要找到Loboc存在过得痕迹。当然,这是自欺欺人罢了。

  “过几天是自己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去见她要选在那天吗……”非情式没想过从来没情趣的他也会为了一个女人令自己厌恶的注重这些小事。

  “那,那个——”

  这是怎么了,龙虾子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找上来。

  扎着爽麻花辫的矮个子魔女慢慢走过来过来,似乎叫什么大海原,Loboc经常提到的反正是很厉害的女生。不过看上去也没什么厉害的。

  腹部被手杖猛的一击。

      “该死。”

      本该用魔法对付他的魔女直接对她使用了物理攻击,手杖也被拿过来直接当木棍用。

  “啧。”

  弯下腰来捂着剧痛肚子的非情式忍着剧痛抬起头来直视对方。

  一双通红的眼睛,那个魔女,顶着一双哭红的眼睛,现在也是带着泪目。

  “你,请问你爱她吗?”

  看着面前怯弱的女孩,非情式却一晃神联想到在床上害怕到了发抖的Loboc却还是会说一声,

      “欢迎回来,非情式先生……”

  “我错了……”

  “什么?”非情式下意识的问出了口,“本官可没心情陪你闹。”

  “Loboc……我不应该眼睁睁的看着到你这个人身边的,对不起!”

  “……蛤?”

  手当场挣脱开,措不及防的非情式当场被打了一个巴掌。

  非情式感觉一阵羞辱:“喂!死女人!你干什么啊!是Loboc自己离开本官的!”扬手准备还击。  

      “抱,抱歉!”

      “本官现在就告诉你!她不爱我,想逃走,本官凭什么要爱她!”这个回答却充满了孩子气。

  “你,不知道吗,是她自己愿意留在你身边的啊。”


  

  

◇       ◇       ◇

  

  

  

  “你似乎不愿意留在那个人的身边?”大海原和Aom担心的问着

  看着面前已婚的少女,脸色苍白,却为了令她们安心而笑着。

  “或许,我曾经很讨厌他,但现在,”Loboc的脸上满是对未来的向往,“我一定会努力和他好好相处的。”

  “他强迫我和他结婚,每天心思在我身上,至少证明——”

  “他是爱我的。”

  

 

   

◇        ◇        ◇

  

  

  

  非情式愣住,并看着眼前的少女被一条鲨鱼带走,那条鲨鱼的眼里的敌意,不比他盯着龙虾子的朋友差。 

  非情式极力的想象着龙虾子说这句话时淡淡的微笑着的表情——

  他想不出来,除了令她失望,什么也没有。 

       真是……他,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啊。

      刚从酒醉里缓过来的非情式重新走进酒吧,不顾店员的劝阻,一杯一杯的喝起来。

  “我陪你喝吧。”

  是Aom,“你们怎么一个一个都来找本官了……”

  “你不用管我。”

  “你这么小喝酒没关系吗?”

  “都说了——”

  “干杯——哈哈哈,不用劝我小虾子,在劝我晚上就惩罚你喽。”

  “……”Aom带着一点怜悯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边不停的灌着酒。

  这个狂傲的恶魔毁了Loboc的一生,现在Loboc也毁了他的一生。

  微醉的Aom轻声念着:“打平了。”

  非情式眼看着就要醉倒了,连侧着放在柜台上,不停的念着小虾子。

  还没醉啊……话说这家伙真的不是小孩子吗,酒量这么好。

  酒精驱使他的困意越来越浓,眼皮一点一点支撑不住地要合上。

  在醉倒前,Aom望着他,眼神模糊不清,不知道是可怜他还是仇视着。

  “Loboc没死。”

  哈哈,开玩笑呢这是,怎么会…没死……

  “……”

  就这样坐在这个混蛋男人身边,等着他的弟弟来扛走他,Aom还是疑惑着。

  “你做的没错。”黑卷突然出现,“那你还拖这么久才告诉他。”

  “这个混蛋应该受一点折磨不是吗?在这点上我想我们应该达成共识。”

    Aom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啤酒“算是吧。”黑卷朝着Aom笑笑,晃晃拿起来的大号啤酒杯,气泡在里面晃来晃去,也没漏出来:“你酒量不错哦?我们喝一会儿吧?”Aom默许。

  

  

  

◇        ◇        ◇

  

    


     醒酒后的Roc错愕的坐在床上,昨天。  

  昨天那个家伙说了什么?  

  Loboc。  

  Loboc没死!  

      哈!怎么可能,但对方也没这个必要在这时候开这种玩笑。

      就当碰运气了。  

       急急忙忙的套上衣服,宿醉的头痛丝毫没阻止他的速度。  

      “你要去哪里,才一个晚上就还没醒够吧Roc。”

      “嘭”的打开门,“Lec没想到你这么贤惠,下次再感谢你好了。”

      “她愿意见到自己吗?”这个念头冒出来吓了自己一跳,既然那家伙  都和他说了,也没关系吧?

      破门而进后的是等待许久的Cherry:“你穿的很正式啊。”

      “Loboc呢!”

      “就在里面,不过,失忆了呢——”Cherry保持一贯的微笑。    

  

      


◇       ◇       ◇


  少女熟睡着在那张熟悉的床上,均匀的呼吸着。这个房间也是熟悉的,他曾无数次爬窗进来过。

  伸出手,手背轻轻摩擦着Loboc微红的脸颊,光滑的,白皙的少女肌肤,却让他难过。

  失忆了……吗?

  会不记得所有关于他的事情,以前的自己或许会强迫着让她想起一切。

  但现在还是算了吧,他不想第二次失去她了。

  “呜……嗯。”少女渐渐转醒,非情式目不转睛的盯着。

  Loboc迟钝的看了非情式一会儿,马上坐了起来:“你……你是是谁唔啊诶!”

  非情式目光从未远离:“你反射弧太长了。”手还轻轻的捏着她的脸。

  “别,别捏,”Loboc只感觉脸上一阵发烫,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感觉。眼前的男人这样看着自己好像自己是像一个陶瓷一样易碎的他最重要的宝物。

  非情式犹豫了一会儿:“我是你的…老公。”

  “诶!?”

  “你失忆了,你可以去问问那个你…我,的岳父。”

  “是,是这样吗。”

  “是的。”

  “这样啊,把你忘记了这是对不起呢。”

  自己的妻子,现在正在对自己微笑着。忍下想扑倒她的冲动,非情式很狼狈的选择了转移话题:“要,要出去逛,逛逛吗?Aom和大海原很担心你呢。”

  “嗯。”

  

  

  

◇        ◇        ◇

  

  

  

  其实,

  我早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骗了爸爸,骗了妈妈,骗了Aom,骗了大家,我很懦弱,不敢面对。

  但是看着非情式每天都会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Loboc感觉他一定是爱着自己的,只是那份爱有点扭曲罢了。

  “今天你想去哪里呢?”

  “嗯——游乐园吧?”

  非情式推着父亲给的轮椅出发了。

  今天,

  他们也为了那一点自欺欺人的幸福,

  互相欺骗着对方。

  

  

  


T           B          C.

  


完全不会描写大海原「躺尸」,辣么温柔的孩子被我写成了会打人的不良少女「什么鬼」

这一切完全是个人瞎想的,不要当真「作死」  

至于非情式会不会这么温柔还是问作者吧「遭殴」

文笔渣请见谅qwq「die」


碎片Ⅱ

  ◇海囚食虾组


      ◇BE还是HE我也不知道啊「遭殴」


      ◇想看Lobco死掉非情式会怎么样很久了「遭殴」


      ◇文笔渣渣,请带好墨镜「然并卵」



  街头喧嚣着,但是随便拐进一个路口,又是一片相反的安静。

  花花绿绿的酒瓶杂乱的放着,落魄的警察坐在一边,有拿起一瓶酒就灌下。

  “Lobco……”

  念叨着已逝爱人名字,非情式失去往日的狂妄。

  “Roc ,她已经死了。”——这是Lobco的父亲告诉他的。

  他也明白,就算她没死,那个男人也不会告诉他的。

  这是她的遗言。

  酒精渐渐侵蚀大脑,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眼前毫无征兆地浮现除了一抹红色,是她啊,是来带他走的吗?连非情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浅笑着:“Lobco…Lobco…你没事啊……”

  一片漆黑。

  

  

◇       ◇        ◇

  

  

  “Lobco…”

  他还活着,这只是说明那是幻觉,该死的酒精还是有点用处。

  但是,这不是他的房间。

  可能是他那个弟弟,但他还是抱着一丝警戒,忍着宿醉的头痛坐了起来。

  熟悉红色一闪而过。

  “Lo……”

  声音卡在喉咙里,他看清了,那只是Lobco的父亲Cherry。

  “你认错了,”Cherry温柔的笑着,“虽然有点娘,但我的头发是粉红色的。”

       但他还是警戒着,这只虾的眼睛里满是不加掩饰的仇恨啊。

    “你把本官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你醉倒在我家后面,我的妻子又出门了,就顺便帮一下你。”

    理清楚后,像是本能的问出“Lobco呢?”

  像是按下了一个按钮,原先Cherry努力维持的轻松,至少比现在轻松点的氛围被打破了。

  Cherry垂下眼帘,非情式看不清他眼里的情感是怎样:“……”沉默了半晌回答,“……死了。”

  愤怒,懊恼,一瞬间涌上心头。

  “她没死!!”

  非情式,猛的站起来揪住他所谓的岳父的衣领,竭尽全力的大吼着,声音嘶哑:“她没死!你把她藏起来了!!”这大概是连他那个弟弟都没见过的竭嘶底里,就算见到了也会冷漠的嘲讽:“我们居然是同一个姓氏。”

  非情式,无情。

  算是败在一个红发女人身上了呢。

  “Lobco死了,死了!是你害死她的不是吗?!你还好意思站在这里吗?”作为Lobco的父亲,他只感到深深地悲哀,自己唯一的女儿尽摊上这样一个丈夫。“你也知道,她不是连你看见她的尸体都拒绝吗!”

  “不!她是爱我的!她,她是深深爱着我的!!”

  “闭嘴!”

  非情式微微镇住,面前这个两分钟前还笑眯眯的男人现在却杀气毕露,同样猩红的眼睛发出一种似剑锋利的仇恨。

  “她·恨·你。”

  她恨你。

  连最后一点自欺欺人也被无情的拆穿,一股前虽未有的羞辱,悲痛涌上心头,非情式瘫坐在沙发上。

  为什么。

  “Lobco是我的女儿。”

  “那又怎么了。”

    “我不会,再让你去伤害她了。”

  呵,愚蠢的虾,他连别人碰她都不让碰,怎么会伤害她呢。

  但回想曾经的美好时光。

  现在想起来只是他单方面的强迫吧,对她而言一点也不美好呢。她为他笑过吗?

  尽管在脑海里极力的搜索了,但答案还是——

  没有。

  已经够了。

  她不爱他。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

  他的自作多情,如今显得一文不值。

  够了。

  非情式失魂落魄的走出这个有过她的房子。

  Cherry倒是很满意看到这个结果,但心里也没有想象中的报仇快感。转身打开后面的房间。

  “嘎吱——”

  那张白床上,拥有一头鲜艳红色的少女正熟睡着,脸色却苍白。

  他的女儿。

  “Lobco……”

  哈哈。

  那个男人口口声声说他爱你呢。

  却不知道,你就在与他一墙之隔的地方。

  而且。

  还活着。

  

  

◇           ◇            ◇

  

  

  Lobco…

  为了救女儿,他找来了大海原,黑卷,龙宫,甚至去求了鱼海姬。  

  即使伤口愈合了,却还是一直没醒来。  

  “这要看她的意志力了。”熬了几个晚上的黑卷疲惫而又无奈的这么告诉他。  

  那不等于没救了吗,他的女儿可是自杀啊。

        大海原也只是悲伤的安慰他,并且祈祷。

        妻子则几度惊吓的昏倒。

        他很累。  

        但他却不能为可能永远醒。不来的女儿做些什么。  

        轻触女儿苍白的脸,感受到自己的无力。

  心里被无止境的悲伤填满。

     Lobco……


碎片Ⅰ

  ◇海囚食虾组

      ◇BE还是HE我也不知道啊「遭殴」

      ◇想看Lobco死掉非情式会怎么样很久了「遭殴」

      ◇文笔渣渣,请带好墨镜「然并卵」

      瞳孔缩小。

      嘎吱。

      她的丈夫,打破了她对他以往的认识,变得更加残忍,无情。

  ——“非情式。”

  “嗯?”

  嘎吱。

  嘎吱。

  嘎吱嘎吱嘎吱。

  没完没了。

  正被嚼着的——

  是她的孩子。。

  她刚生下的,还未成型的。

  从卵中掏出来,血肉模糊。

    她的骨肉。

  是她的孩子啊啊!!

  他怎么可以!在侵犯她之后,逼她和他结婚,逼她生下他的孩子。

  然后再吃掉!

  

◇     ◇     ◇

  “没事,你继续吃吧。”龙虾子轻笑道。

  连非情式都微微惊讶着,她还笑得出来?但惊讶很快被狂妄取代。

  看嘛。

  在她眼里孩子还没他重要啊。

  所以他吃掉也没关系啊。

  凭什么这些孩子让她那么痛苦呢?

  果然还是吃了吧?

  对吧?

  “谢谢关心~待会奖励奖励你吧?”扭曲的情感使他的脸越发狰狞的笑着。

  龙虾子微笑着以“产后虚弱”为借口说先休息两天,这个要求取得了正在愉悦中的非情式的同意。

  她关上门,锁好。

  哈,怎么可能。

  她怎么会不难过。

  只是已经难过到了——

  绝望的极限而已。

  “呜啊——————”声音压低着。

  世界只剩下了绝望。

  

◇        ◇         ◇

  

  

  海神城中。

  Cherry正与妻子享受着美好的下午茶。

  “有您的信——”

  Cherry站了起来对妻子微微笑着:“我去拿吧。”

  信封上的字像是刻意的让人认不出来一样。

  “Cherry收。”

  “爸爸,是我,Lobco,明天能来看看我吗?”

  简短的像是没有时间一样。

  贤惠的妻子看出了他的不自然:“怎么了吗?”

  “不,”Cherry把拿着信封的手背过去,“是来自大海原的问候呢。”

  眼前似乎再现了那个温柔女孩的笑容。

  “不知道她和鲛吉怎么样了呢?”

  “是呢。”

  

  

◇       ◇        ◇

  

  

  “Lobco?”

  深褐色的门从外面被紧锁着。

  Cherry感觉有点不对劲。

  对照了几次信上的日期,确定准确无误了。

  “失礼了!”

  “咔擦。”

  “嘭!!”

  伴随着一阵灰尘,Cherry冲进房间。

  阳台上,隔着玻璃门的薄纱——

  他那濒死的女儿,胸口插着一个大块的透明玻璃碎片。

  “爸爸。”

  他的女儿啊。

  那张像极了他的脸失去了原有的温顺,变得苍白无力。

  绝望。

  他不知为何的僵在原地,嘴半张着发不出一个音节。

  “爸爸,我死后,请藏起我的尸体好吗?”

  他的女儿。

  他唯一的女儿。

  “请不要。”

  他唯一的。

    “让那个人(非情式)发现啊。”

  然后露出毫无生色的微笑。

  “Lobco!!”

  他的女儿用尽全力,拔出了深插在其胸口的玻璃片,血以一条线溅到窗纱上。

  身体无力的倒下,翻过阳台,直直的掉落至海洋。

  他们的家。

  “噗啦!”

  Cherry想也没想也跟随着如海。

  紧紧地用手臂圈住女儿。

  然后用尽全力摆动虾尾游回海神城。

  “再等等。”

  啊啊…

  

  

◇           ◇           ◇

  

  

  “我家的门?”

  “龙虾子!”

  非情式被踹坏的门惊到了,担心妻子被拐走的他急急忙忙的走进家——

  不,牢笼用该更准确吧。

  冷静的扫视了客厅。

  然后走向放在阳台上的摄像机。

  主人在摄像机上贴了一张纸——

  「非情式先生,请看。」

  呵。

  他的妻子是在戏弄他吗?

  打开唯一一个视频。

  “非…”

  “非情式先生…”

  他的妻子用他听了无数次的虚弱的声音念着他的名字。

  刚刚发生的事,一点一点,铺开,展现在他的眼前。

  以及她对她的父亲说的那些话。

  最后拔出致死物的那里。

  令他颤抖到了极点。

       “我。”

  “恨。”

  “你。”

  ……

  怎么会这样。

  “不,”

  “不对不对不对。”

  “她爱我的!”

  她是爱着他的!!

  深爱着的!

  怎么会!

  怎么舍得去死!

  不可能!

  不可能啊!!

  好像有什么,从他的心脏开始,直到全身,撕开,再撕成碎片,一片一片——

  直坠黑暗。

  连救赎都没有了,

  因为……

  他的光,

  死了。